親愛的網友:
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,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,感謝您的配合。

反送中給台灣的啟示:香港年輕世代正經歷的「亡國感」

示意圖,非文中受訪者,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示意圖,非文中受訪者,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
請支持反送中

一個辛勤的身影,出現在(6月)11日下午的香港金鐘地鐵站。發傳單的是18歲陳同學,剛剛結束中六學業與大學的會考,等待成績放榜,卻一個人拋下考完後難得的假期,自費影印一疊傳單到金鐘地鐵站某出口,看見人就奮勇地發放。陳同學表示,他自費花了100多港幣(約400台幣),約是一天生活費,身為香港年輕一代,要出多少錢多少力,為了反對逃犯條例,他都願意貢獻。

香港因為「逃犯條例」修正引發民怨,9日爆發了回歸中國21年以來最大的一次示威潮。抗議主辦單位表示,近103萬人湧上街頭,塞滿銅鑼灣、灣仔與金鐘的主要幹道。在入夜之後,大批人潮仍未散去,終究引爆香港警方以催淚瓦斯、胡椒噴霧與水柱等強勢驅離。不少抗議群眾在被驅離後轉往灣仔告士打道,一度與警方堅持到凌晨3點多才被一一搜身強制驅離,香港民主運動再次迎來雙輸場面。

對於9日的抗議與驅離,陳同學臉上難掩落寞:「的確我很失望,103萬真的是很大的數字,但是政府完全沒有聽到民意,若我們不採取進一步的行動,政府是不會重視的」。抗議單位醞釀在12日號召罷課、罷工與罷市,陳同學在現場發傳單,不少香港人對他舉手比讚,但仍有香港人對之相應不理,揮揮手示意不要。他跟筆者表示,大約25%左右的香港民眾都對他報以溫暖回應。

然而,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,對於遊行採取冷回應,只表示會繼續推動修例,並稱不少港人對於修例有誤會,只有修例可以改變香港。陳同學說,聽到行政長官這樣說並不意外,他回:「但我們不能放棄,香港是我們的家,我們也是香港的未來,我們也不會離開香港,所以我們一定不能放棄,我們會繼續努力下去。」18歲的熱血青少年,對於香港的熱愛卻一分不減,持續發聲。
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
再度罷工響應民主

為了對抗香港特區政府12日的「逃犯條例」立法會二讀,不少香港人已經自主串連在12日展開罷課、罷工與罷市。位於旺角的餐廳基隆街五號,就是響應的店家之一,40多歲的老闆張家偉對筆者說,他們現在的心情是「比9日還更不滿」,上街的民意已經這麼清楚了,政府不撤回就算了,還要加速立法進程,甚至讓警察毆打示威者。張老闆直言,現在香港政府說什麼「都不會有人信了」。

原先在9日時,張老闆夫妻就已經響應抗議活動關店一天。張老闆的妻子朱小姐表示,店一天不開門,損失約為3,000至4,000港幣(約1萬2000至1萬6000台幣)。朱小姐還說,香港人民在2014年佔中運動之後這幾年,思慮已比過去更清楚,對於政府的所作所為也都更用心檢視。因此這次這麼多香港人站出來,他們都感到不意外,認為政府不應該再忽視民意。

台灣在去年縣市長大選後,國民黨大勝與民進黨大敗之下,年輕一代間憂慮中共入侵,開始流行起「亡國感」一詞,如今香港社會已經因為逃犯條例修訂風波,讓許多香港人提前體驗絕望感的來臨。朱小姐苦笑說,香港這邊也很悲觀,大家自嘲都是圍爐來取暖。但對於抗議、乃至罷工,張家偉認為這個是「很自然的事,我們自然而然會去做的」,他認為香港人必須要團結起來,只有自己才能保障自己的自由。

而在旺角開酒吧,今年35歲的Ian,也在9日抗議時「自主罷工」一天,關上酒吧大門去參加遊行。他對筆者表示,條例根本不能百分百保證香港人的安全,特首信誓旦旦說會有足夠的表面證供,但表面證供等都是可以「做出來的」。未來香港通過這個條例,對於司法的公正性,還有經濟獨立等都是很大的打擊。Ian直言「這就是一種白色恐怖」,雖然關門一天的營業額影響大,但為了香港「站出來是很值得的」。

攝於6月9日,美國加州。 圖/法新社
攝於6月9日,美國加州。 圖/法新社

香港眾志成員,22歲的周庭,在日本東京的記者俱樂部舉辦記者會。 圖/美聯社
香港眾志成員,22歲的周庭,在日本東京的記者俱樂部舉辦記者會。 圖/美聯社

海內外香港學生聲援

香港眾志的成員,22歲的周庭,更是在日本東京的記者俱樂部舉辦記者會。會中她表示,一旦條例通過,中方可以將任何意見直接抹殺,讓香港完全變成中國的一部分。與此同時,支持罷課的香港學校愈來愈多,目前已經破百,海內外香港學生的串聯,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。

9日當天的遊行,不少年輕學生紛紛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意見。一位21歲的戴同學就跟筆者表示:「內地的法律制度不可能有公平審判,如果現在再不站出來,以後已無法站出來了。當這條法律通過後,大陸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打壓我們,如果我們再出來反對,就抓你回去,這可能也是最後的(抗議)機會,一定要出來。」

22歲的吳同學則說:「香港跟內地的法治真的是天差地遠,當中國可以用自己的司法模式來要求香港做出任何引渡,是不能令人接受的」。20歲的黃同學說,這個條例對香港人很不公平,假如香港人在香港的所作所為,大陸都有資格管理的話,這是侵犯香港的人權。戴同學再說:「台灣方面都已經說明,不會承認這法案通過,所以就算通過,問題還是不會解決,中方只是用另一個理由來打壓香港人。」

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,肇因於去年在台灣發生的香港情侶殺人案。香港籍陳姓主嫌在台灣殺害香港女友後,回到香港。礙於台港沒有引渡條款,陳嫌在香港只能以竊盜罪偵辦。台灣陸委會先前已多次表明嫌犯移交不涉及條例修訂,就算條例修訂,陸委會還是會以人權威脅之由拒絕移交。
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美聯社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美聯社

雖不樂觀但不絕望

張家偉表示,香港過去是英國殖民地,60年代曾有貪污歷史,但是在70年代後英國大力改革,將西方的民主制度套用在香港社會,包括司法獨立、資訊自由、會計制度、廉潔公務員等。香港人不用像過去那樣,拿錢跟政府人士疏通靠關係,才逐漸奠定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。英國是民主國家,因此香港人都很相信英國法治的紀律。然而,現在中國司法制度的手伸進來,香港人對於中國的司法制度是不信任的。

一位在香港執業的中國律師則說,法律界也有在討論逃犯條例,很多律師都覺得太誇張。中國最讓人擔憂的就是政治犯的移交,香港跟台灣因享有言論自由,本身沒有政治犯的問題,但中國只要言論上讓政府不滿,就可以以「顛覆國家」的罪名逮補,而且犯罪與否全由中方認定。

因此,如果只因在台灣犯案的港人殺人犯一案,就來修訂條例,長遠來說,有以「抓殺人逃犯」之名,行「將可能的政治犯列入名單」之實。他表示,這項條例還有不少香港人未察覺其嚴重性,頂多就抱著「我不犯法就好」的心態;但這些香港人可能不知道,未來犯法與執法的定義將掌握在中方手中,任何言行都可能被入罪,等到察覺自己權益受損時,往往已經來不及。

被問到是否感到絕望,21歲的香港學生戴同學說:「台灣拜託不要相信中國中央政府,我們香港就是很好的例子,現在中國跟台灣說什麼(一國)兩制、50年不變、自由、自治的,拜託台灣人不要相信了。」

22歲的吳同學說:「台灣始終是一個民主國家,人人手上都還有一票,只要大家努力,都會渡過危機,你們的一票我們多想要啊!有票就要出來發聲!」在台灣社會年輕一代仍在因亡國而感到憂慮時,香港的年輕一代已經沒有悲觀的權利,只能持續站出來,替自己爭取最大的人權空間。
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攝於6月12日,香港。 圖/路透社

留言區
TOP